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行情

木纹最强武神1433步步紧逼

2020-09-17 来源:

最强武神 1433.步步紧逼

叶重的话语平淡,但是却带着一种震耳发聩的味道,如同在阐述最为朴质的大道至理一般。听到这句话,不仅仅是禁玄身形一震,就算是魔琅琊和罗天等人都是如同遭遇重击,身形微微一个踉跄。

要知道,叶重说的话语并没有错,而这些种子级别的试练者哪一个不是心高气傲,认为自己选择的路直指证道?但是而今他们却选择了联手,在叶重这平淡的语句之下,道心都是浮现一丝细微的裂痕来。身为试练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心,都有自己的选择,不管他们选择的是怎样的道路,但是都必须做到无敌和自信。

特别是禁玄,此刻他更是眉心之处不断的闪烁。要知道,这一次围杀是他发起的,而选择了围杀、选择了联手、请动诸多强者说到底都是因为他,就算是他不承认,但是在内心深处,他也在畏惧自己是否有把握将叶重镇压和斩杀。

而今走到了这一步,说明他的担忧成真,且被叶重一语道破,令得他道心受损。

“你算什么东西?我踏上天仙书院的试炼之路的时候,你还没有出世呢!凭你有什么资格言道?我的路,自然要自己走!”禁玄眼眸之中精光四射,此刻他大声吼出。

“果然道心不稳了,居然说出这样的话语来!”观战的不少试练者此刻都是神色奇异,若非道心不稳,以禁玄的傲气而言,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语来。

“不好,禁玄大人受到了影响,全力相助!”后方血族的几个圣人此刻都是按捺不住了,禁玄是他们血族离开此地的唯一希望,他们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禁玄因为道心受损而落败,至少他们要拦住叶重,直到禁玄的道心稳固。

“你们几个也太小看轮爷我了吧?在轮爷面前,圣人中成境的强者都跑不掉,何况你们几个小成境的废物?”小轮大喝,蹄子踏空,此刻它发出了巨大的咆哮之声,直接祭出了几样兵器。

这一次这些兵器并非是投影了,而是真实的存在。显然,小轮见到好东西也不是尽数都吞了,总要留下一些来护身的。

“杀――”

这几件兵器同时向着前方之处呼啸而出,每一柄兵器都带着不同的异象,有的如同火炉在焚烧九天一般,有的如同玉玺镇压世间,还有的如同一根烧火棍在挑动大道的火焰一样。

这些奇特的异象蕴含极道圣威的味道,一缕缕的道则冲天而起,就算是圣人遇到了,都必须退观众们此时才恍然大悟避。

“噗――”

当先冲出的血族小成境圣人直接肉身炸裂,化为了一地的血水,死得干净明白。

“啊?什么情况,这是……”诸多试练者都是呆住了,想不到叶重的坐骑都如此的恐怖,在此刻,整个天地都是寂静了下来。

因为在这一刻很多人都认出了,此刻小轮祭出的真实兵器,任何一件都是极道圣兵,而且有的已经无比的古老,散发的气息似乎已经超越了万古一般。

而如此多的极道圣兵被一尊坐骑所驾驭,一招就能够灭掉一尊小成境圣人,这样的手段,可以说是无敌和强气温逐渐升高 麦价恐将受抑大,令人难以置信。

“什么!?”

后方那几个血族的圣人此刻都是呆住了,此刻冷汗浸湿了他们的身躯,令得他们一时间进退不得。因为,血族的圣人因为各种关系,他们是不可能有资格祭炼出极道圣兵来的。能够祭炼出极道圣兵的,都是圣人中的巅峰存在,而一件彻底被激活的极道圣兵,威能超越想象。

这一幕很讽刺,几尊血族的圣人,却被几件极道圣兵挡住了,令得他们进退不得。

“我不想杀戮太多,毕竟日后都要付出代价的,所以,你们留在原地的话,我就当作没有看到你们。”小轮蹄踏虚空,嘿嘿冷笑,笑容无比的嘲讽。

这句话在此刻被它说出,可以说震慑力惊人,不少试练者都是觉得耳膜生疼,而那些血族的强者更是一个觉得身躯动摇,几乎要崩溃。

那几个原本要干扰叶重和禁玄一战的血族圣人,此刻一个个都是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们心底冒出了一阵阵的寒气,想不到一个同伴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死了。

在这一刻,他们进退维谷,禁玄对于他们而言意义真的很重大,他们不得不救,但是如果他们动手的话,很可能连对方的一击都挡不住,只能够白白的送死。

而那些其他的血族强者更是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出,早就没有了一开始的霸气了。他们都觉得,叶重真的太过神秘和强大了,就连他的坐骑都如此的嚣张,有君临天下的气概。

最终,那几个血族的圣人都是面色苍白的僵立在了场中之处,那悬浮着的极道圣兵就是对他们最好的威胁,令得他们不敢妄动。因为若是无缘无故的死在这里,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战场之中刮起了一阵寒风,所有人都是觉得浑身冰冷。没有一个人开口说什么,一片宁静,令得很多人都被镇住了。

场中之处,大战还在继续,叶重和禁玄的大战不可能在此刻因为这些事情停歇。

然而,禁玄亲眼目睹自己的手下被叶重的坐骑挡住,在此刻他的道心愈发的不稳固。叶重一拳横扫而出,他没有挡住,头上的羽冠瞬间炸裂,满头淡金色的长发在此刻披散开来。

此刻的他急怒攻心,双手握住了剑柄,手中的长剑不断的挥动,每一击都是蔓延出了星月一般的光芒,在拼死抵抗。

另外一面之处,魔琅琊的神色愈发的冷漠了起来,他盯着叶重的未来身,此刻战力也提升了一截,他似乎已经不准备做太多的事情,而是挡住叶重的未来身,同时关注禁玄和叶重真身的一战。

至于花傲雪那面,她和罗天的大战也开始消停了一些,她此刻只需要继续牵制住罗天就行了。

这几个种子级别的试练者都看出来了,若是继续下去的话,禁玄定然会道心不稳,败亡是早晚的事情了。

而对于罗天和魔琅琊而言,若是他们在联手的情况下,能够斩杀叶重自然是最好的。但是如果做不到反而是禁玄陨落的话,那么对于他们而言也未尝就不是另外一种选择。

毕竟在这条试练之路上,没有永远的利益,只有永远的对手,时局变化之快,就算是局中之人都不会预料到。

若是禁玄真的注定要败落,那么魔琅琊和罗天两人是肯定不会继续出手的了。

叶重此刻一拳拳轰杀而出,每一拳都无比的凝重,砸得虚空炸裂,每一击落下,四周都是有一道道道则的痕迹蔓延向了四面八方之处,和禁玄手中的长剑撞击出了绚丽的火花。

“噗――”

禁玄见到罗天和魔琅琊的姿态,他心神愈发不宁,又被叶重一拳砸在了胸腹之处,当下大口吐血。

这是他这一生第二次有了这样的恐惧,十九年前他败了一次,但是想不到十九年后刚刚再度踏上试练之路,结果又落入了这样的苦战之中,这令得他心中无底,生怕自己再度落败。

这些年来,他在天仙第一院掌令使的培养下,经历了太多的磨砺,但是他却未曾怕过,因为他很清楚,掌令使投资在他身上,那么就定然不会让他死,他可以尽情的出手。但是此刻他却有了忧虑,因为若是此刻落败的话,他的结局定然惨不忍睹,会被叶重直接斩杀。

而叶重是什么人物?这些年来,他从西荒崛起之后就是一路死战,一向都是在血路中征伐,在大战中成长,举世皆敌的事情他不知道经历多多少了。说起单打独斗或者群殴,他经验无比的丰富,而在生死之间的磨砺,也远非禁玄可以比拟的。

此刻他得势不饶人,攻势大开大合,每一击都步步紧逼,杀到了最后的时候,都没有留下任何后路给自己,而是采用了两败俱伤,似乎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定然要将禁玄直接灭杀一般。

这样的杀机太过强盛,没有丝毫的掩饰,这令得禁玄步步后退,数次险遭不测,在叶重的拳峰之下,他数次吐血。

事实上,禁玄也是种子级别的试练者,且已经从圣了,修为恐怖,实力没话说,否则也不可能和叶重战到如此地步。

但是,他缺少的就是一种一往无前、无所畏忌的气势,一点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心志都没有。

双方战到这个地步,彼此都可以说是伤痕累累了,说不上谁更强一些。但是,叶重的道心太过稳固了,这一点是禁玄所无法比拟的。

局势的变化令得禁玄胆寒,此刻他的道心彻底的失守了,他开始节节败退,险象环生。

“叶重你别逼我,大不了我拼着废掉自己的圣人根基,也要以禁法将你灭掉,我要杀你,并非没有办法,只是我不愿意而已!”禁玄森然开口道。


衢州治疗白癜风方法
黄冈市白癜风医院
广州开锁电话
友情链接
成都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