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要闻

法眼至尊第七十章我骗你什么了营养

2021-01-15 来源:

法眼至尊 第七十章 我骗你什么了

隧道洞口前面是一条长约一公里的铁轨,子弹头形状的高铁犹如一条游龙,从山谷中疾速飞驰,向着这个黑洞洞的隧道犹如雷霆般滚滚而来。

远远地,只见杨任高高地坐在高铁尾部的车顶上,盘膝瞑目,双手虚抱在丹田前面,高铁疾驶所产生的巨大的风力把他的衣服和头发鼓得向后飘扬。

阳光从杨任身后的山顶斜斜地照在整片山谷中,也照在杨任的背上,使得他在高铁车顶上留下了一个不断晃动着的长长的影子。

哪怕在坐高铁的时候,杨任都没有忘记打坐练功,可见他的勤奋程度已经到了乐此不疲的境界。

当高铁头部钻进隧道洞口的那一霎那,樊宽从隧道洞口上面一跃而下,飘然落在车顶上,脚尖斜斜地点了点车顶,而后几乎以平飞的方式,手握铁拳,向正在高铁尾部瞑目打坐的杨任迅猛袭去。

在打坐调息时,杨任几乎进入到物我两忘的状态之中,他的耳边被高铁擦过铁轨的哐当哐当声响和进入隧洞之后带起的狂风和共鸣所充斥,在这样的情况,如果换做普通人,肯定对外界的变化一无所知,定然会被樊宽一击所中,但是自从拥有手眼之后,杨任的感知能力太强了,哪怕他在睡觉时,周围一百米之内的异常气息,都能引起他的警觉。

杨任的耳朵动了一动,陡然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巨大杀机临近,拥有太岁小人之后,他的听觉变得无比敏锐。

“去死吧!”樊宽逆着高铁行驶的方向袭来,速度变得更加快捷,刹那间临近杨任面前,右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杨任的面门击去。

杨任蓦然睁开双眼,发现一道蓝色的影子像一把利剑一样向自己的胸口刺来。杨任大骇,完全出于本能防御目的,虚盘在丹田前面的双手迅速抬起,两道真气快速运转至左右双掌,断然向迎面袭来的樊宽的拳头拍击而去。

最后消防把卧室窗户拆了才把他抬了出来。

“当~”杨任的双掌拍在樊宽的拳头上,发出一声震天巨响,连虚空都发生某种程度的扭曲,高速飞驰的火车为之一滞,仿佛在某个瞬间来了一个短暂的紧急制动,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继续滚滚向前,车厢里的乘客都懵懵懂懂,惶惶四顾,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三级超人,力量三千九百钧。”这是交手之后,太岁小人对樊宽武功层级和力气大小的鉴定。

交手之后,这位三级超人可惨了!他的拳头被拍碎了,发出一声惨烈的嚎叫,身体凌空倒飞,像出膛的炮弹一样,随着高铁的高速飞驰,向后倒飞的速度变得更快,冲着山坡上狠狠撞去,“嘭~’地一声,在隧道洞口旁边撞出了一个人形大坑,激起一阵碎石,向四周飞射。下一个瞬间,樊宽的身体没入人形大坑,消失不见了。

“小子,拿命来!”之前一直潇洒地站在隧道洞口上面观战的荆成,见樊宽在一个回合之内被击飞,不知是死是活,气得哇哇大叫一声,顾不得去寻找樊宽,毫不迟疑地用脚尖点了一下地面,从洞口上面斜着俯冲下来,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把短剑,锋利的剑刃带着雷霆万钧之势直指杨任的咽喉,因为此时此刻,大半个高铁车身已经呼啸着钻进了隧道,而车尾也紧跟着冲了过来,假如荆成错过了这个解决杨任的最佳时机,之后再去追高铁,截杀杨任,恐怕就要多费许多周折。

杨任吓得魂飞魄散,刚刚打飞了一个目前大多数的推广软文里三级超人,他还没有来得及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人一剑已经向他的咽喉要害袭来。

对于袭来的剑锋,他当然不敢用手掌去迎击。没有办法,他原地一扭身,身体旋转着,向车身外面横向漂移出去。

杨任的身体虽然离开了车身,但是高铁所传来的巨大的惯性仍在,卷着他凌空飞旋,迅疾地向隧洞口的山坡上狠狠撞去。

杨任吓得心惊肉跳,担心自己也跟樊宽一样,在山石中间撞出一个人形大洞。

幸好他还没有失去意识,在即将撞到山体时,急忙抬起左手,将一股真气猛然运转之手掌上,向山石上用力拍去。

“嘭~”一层二十公分厚的罡风聚集在他左手,随着他那有力的一拍,将山石击出一个大坑,而他的身体所遭受到的向前冲撞的惯性,在反冲力的作用下,得到消解,他的身体跌落在陡峭的斜坡上,不由自主地向山脚下轱辘轱辘滚去。

“当~”荆成的眼前骤然失去杨任的影子,他的剑锋穿过杨任刚才所在的位置,猛然刺在车顶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巨响,并伴着火星四射。

这一下,动静太大,使得坐在高铁车厢里的人吓了一跳,一个个张着惊惧的眼神,向窗外,茫然四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呈现在他们眼前是他们自己的影子,因为整列高铁差不多完全钻入了黑暗的隧道。

荆成发现自己刺空了,转头四顾,寻找杨任的踪影。他发现杨任正沿着斜坡向山下滚落。

在高铁车尾即将进入黑洞洞的隧道的时候,荆成脚尖一点车顶,轻盈地凌空腾起,而后在空中做了一个漂亮的侧空翻,飘然落在离杨任差不多十米远的地上。

荆成目露杀机,手握宝剑,一个箭步冲向杨任。十米的距离对荆成来说,连十分之一秒的时间都用不着,刹那之间,就出现在杨任向下滚的斜坡的坡脚,抬起宝剑,向急速下滚的杨任身体,像砍瓜切菜一样疯狂砍去。

荆成精于计算,早已提前算好落剑的点位。如果不出意外,等剑刃砍到坡上的时候,杨任的身体刚好滚到剑刃所砍的地方,并且一分为二。

杨任骇然欲绝,猛然伸手抓住一根突出的树根,硬生生止住下滚的惯性。

“叮~”荆成的剑刃猛然砍在山坡上的石头上,碎石横飞,火星四射,剑尖离杨任的身体不到十公分。

砍空了!

荆成见杨任下滚的势头突然止住了,觉得有些意外,稍微愣了一下神,随即抬剑顺势刺向杨任的腰部。

杨任来不及思考,腰一扭,以肩膀为轴,绕着那棵树划了半个弧形,同时一个鲤鱼打挺,快速闪到树的后面。

荆成的剑再次刺空,他恼羞成怒,冲上斜坡,手中宝剑轮番砍向杨任,每一次砍击都带着吓人的气势。

杨任左躲右闪,脚步有些凌乱。

“去死吧。”荆成狞笑着,一剑从右上向左下斜劈,如果被剑劈到,势必把杨任从左肩到右胁分成两半。

杨任的左右两旁都是大树,没有闪在日常生活中躲的余地,只得矮身向地上一蹲,锋利的剑刃带着一股寒气从他头顶上方一寸处扫过,几根竖起的头发被剑刃削端,在空中乱飞。

“咔嚓~”杨任右边的一棵大树被锋利的宝剑拦腰切断,哗啦啦倒向一边,枝叶簌簌而落。。。

唐山男性功能障碍
来宾哪家医院白癜风医院好
昆明早泄治疗费用
友情链接
成都房产网